•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:000xb.com ff227.com vn613.com vn215.com se808.com yz568.com 266gg.com :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
  • 工厂姐妹花

    大学毕业后,由于家里没有关系,四处奔波了半年,我才进了一个化工厂,过完春节,带着行李走进这个破落的企业时,我感觉我的人生就像这个企业一样,再也不会有什么大的起色了。

    没有想到的是,到了这个企业竟然受到了企业里大大小小领导的一致欢迎和肯定,因为我是化工专业科班出身,而且从北方来的我酒量特别的好,这在经常需要应酬的企业来讲,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优势。

    很快我就被分配到了令人羡慕的销售部,因为我们这个企业主要是化工原料的产品初加工,而且属于那种比较短缺的原料,所以市场基本上不用开拓,都是其他企业找上门来,一次拿下订单后,可能吃好几年,所以销售部门基本上没有什么工作压力,特别是我们的销售部部长竟然是一位美女。

    “你好,我叫陈清,以后就叫我小清好了,我比你也大不了多少。”这是我见这位美女部长时,她的第一句话。

    这里先介绍一下陈清的基本情况,陈清,女,26岁,企业当地人,身高1。65米,白嫩的瓜子脸上一双凤眼,让人一眼就感觉她有勾人魂魄的感觉。

    虽然穿着一件职业西装,但丰满的胸脯却毫不掩饰地显现了出来,兼有北方女子丰满的身材和南方女人细嫩的皮肤,让每个男人见了都想上一下。

    工作后,除了整天和陈清一块陪王厂长接待应酬喝酒外,基本上我没有什么工作,上班就是看报纸,聊天,或者看看化工产品方面的知识。

    渐渐地我也了解到,原来这个陈清并不是那么简单,从同事的口中我得知陈清的老公是一名外科医生,三个月前被市里选派到西藏阿里地区援藏了。

    而陈清和王天厂长的关系非常的不一般,听说有床上关系,但我却始终没有看出来,而且感觉她对我非常的好,平时很关心我,时间长了我也慢慢地学着同事的样子和她开个玩笑,她也从没有不高兴过,反到感觉在销售科里的这些同事中,她最喜欢和我相处。

    一个周末,想起好长时间没有给老家的父母亲打电话了,便向单位走去,毕竟单位的长途不要钱嘛。

    快走到销售部门的时候,我突然听到好像办公室里边有人,这么热的天,谁会在办公室干什么呀。

    于是踮起脚尖,慢慢走了前去,办公室里边传来了女人的呻吟声音,难道是陈清吗?我忙绕到了办公室的后边,那儿是一片花园,窗户上也没有挂窗帘的。

    通过窗户偷偷一看,我吓了一大跳,原因陈清正一丝不挂地半躺在办公桌上,那双玉腿分得开,阴部全部敞开,而一个有些秃顶的男人正在卖力地用舌头舔著陈清的阴蒂和阴唇,这不是我们厂的一把手王厂长吗?只见他的舌头在拚命的工作著,两只手也不闲,在陈清丰满的乳房上爱抚著,而陈清则发出一阵地“嗯……嗯……呜呜……啊……”的闷声呻吟。

    看着这一幕淫荡的表演,我的下面也起了反应,多么想那个厂长就是我呀。

    终于王厂长的舌头工作完毕了,看来他要提枪上马了,只见他手扶自己的短枪,对准陈清那已经淫水四流的肉洞猛地一插,扑地一下就进了,然后就开始了机械地抽插了,王厂长的两只手仍然抓住陈清的两个大乳房,在大力的揉搓著,食指和拇指捏著乳头,用力一扭,一点点刺痛让陈清更加兴奋,小穴中发出的“唧唧”声甚至我都能听到了。

    可没有两三分钟,突然王厂长一声音大叫,原来他射精了,然后很快他便有气无力地停了下来,怎么这么快呀,真是个快枪手,而陈清好像还根本没有得到满足,她的小手开始不停地揉搓著自己的阴蒂和阴唇,最后两根指头竟然插了进去,快速的抽插。

    这一幕太淫荡了,我看得都有着受不了了。

    人生还是第一次偷窥别人做爱。

    无聊的日子就这样过著,以后我还多次在周末时偷偷来办公室,可再都没有见过那一幕了。

    五月的一天,在和大学同学打电话聊天时,突然得知,比我们高一级的一个校友在南宁一个化工公司做采购,再次打听后知道我们以前经常在一起打球,我知道他叫阿俊。

    通过多次联系后,阿俊初步同意采购我们公司的一些产品了,虽然他手里的权限不大,但弄二三十万元的货还是可以的,更重要的是,通过我就可能打开南宁的销售市场。

    当我将这个消息告诉陈清的时候,她竟然是非常的高兴,毕竟销售科除了吃老本,一年一个新客户都没有。

    她马上告诉了王厂长,王厂长也非常的高兴,并决定他亲自出马,带上我和陈清三个人去柳州。

    再次和阿俊联系沟通,基本上将销售的事宜谈成了,就等著过去签一下合同。

    当我和王厂长还有陈清即将登机时,突然王厂长的电话响了,原来是他儿子打来的电话,王厂长的老婆突然心脏病犯了,正送往医院急救中。

    王厂长接完了电话,竟然没有那种焦急的感觉,而是满脸的不高兴,但转过身来的时候,马上又笑着对我说:“小陈、小李,我老婆刚住医院了,我去不成了,你们俩个去吧,代表咱们企业把合同签好,把这个市场打开,然后你们就在广西好好玩玩吧,也算咱们企业对你们工作的奖励,小李你把你们陈科长照顾好,桂林还有其他地方,好好玩,你们真行,如果把这个市场拿下的话,以后咱们的企业规模会更大的。”

    到了南宁,阿俊已经给我们订好了房间,由于没有了王厂长,也就省了许多的事件,签完了合同,参观了他们公司的生产线,剩下的事情就是喝酒了。

    阿俊只叫了他们采购上的几个年轻人,好长时间没有在一起了,酒喝起来就没完没了了。

    陈清由于经常出席一些酒场,劝酒词也讲得非常多,再加上一桌唯一一个美女的身份,所以那帮家伙只好把矛头对准了我,我的酒量再大那抵上他们的不停进攻,很快我已经是不能把持自己了。

    看到我喝多了,阿俊也感觉把我招呼好了,便提出要送我回酒店,这时陈清忙说:“不用了,本来是我们要请你们,却让你们破费了,我送他回去就行了。”

    告别了阿俊,我感觉两条腿已经不听指挥了,站都站不稳,不由自主地就靠到了陈清的身上,在陈清的搀扶下,终于到房间,刚闭上房间门,我就感觉要吐了,刚到卫生间就吐了,不仅吐得卫生间到处都是,连我的衣服上也是呕吐物,后边的事情我几乎记不得了。

    一觉醒来时,已经是晚上10点多,原来我从中午喝完酒3点多到现在睡了有8个小时,我感觉自己的嗓子非常的干,想起来喝水,这时才发现自己竟然是躺在床上的,而且身上只穿了一件裤头。

    开灯一下,陈清竟然爬在我的床边睡着了,看到我醒来,她也醒来了。

    揉揉眼睛再看,这时的陈清已经换了一身睡裙,那粉色的睡裙使得陈清光彩照人,风情万种,一个在在丰韵的少妇亭亭玉立。

    这时陈清说:“你终于醒了。”

    我忙说:“是你把我的衣服脱了的吗?”

    陈清笑着说:“是呀,不脱的话那还不把人难闻死呀,怎么还害羞呀。”

   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,忙说:“实在对不起了,今天喝得太多了。”

    陈清忙说:“快去冲个澡去吧,你身上都臭了。”

    走进了卫生间,脱掉了三角裤头,打开淋浴器,刚准备冲,我突然发现,这个卫生间竟然是用一大块玻璃隔开的,就是人站在里边,房子里的人什么都能看清楚,怎么会是这样的呢,停顿了一下,我才想起,原来住起来的时候就是这样,只是刚才我喝得太多,脑子不清醒了,突然我想,管他呢,就装作我喝多了什么都不知道,说著就开始冲了,还故意将自己的鸡巴弄得硬了起来,专门对着陈清,冲完了澡,我故意让鸡巴更著,这样穿着三角裤头,里边就是鼓鼓的。

    出来后我对陈清说:“这个卫生间我怎么总感觉有些奇怪呢,但就是不知道怪在什么地方。”

    陈清笑着说:“是吗,我怎么没有感觉到呢。”

    这时我装作恍然大悟:“哦,原来这个卫生间的墙是玻璃的,里边人干什么外边都看得清清楚楚的。怎么是这样呢,实在不好意思,我刚才光屁股冲澡,你全见到了吧。”

    陈清听了这话,脸一下子红了,嘴上却说:“去你的,我才不稀罕看你的呢,再说了,都成人什么没有见过。”

    看着陈清那动人的模样,我突然有一种非常的冲动的感觉。

    “别动,你头上有个蜘蛛。”

    陈清一听,乖乖得一动不动了,我走向前去,故意将头贴到了她的脸附近,只手突然抱住了她的头,嘴巴一下贴到了陈清的脸了。

    “陈姐,你真漂亮。”然后舌头就开始在她的耳际亲吻。

    陈清被我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,当她感觉到我的嘴巴的时候,我已经紧紧地抱住了她。

    “陈姐,你真漂亮,我好想亲亲你。”

    我继续地亲着她,陈清想挣扎,可挣扎不开。

    “别,别,我是你大姐,我都是有家室的人了,别这样。”

    我可不管她的那套,继续地亲著,舌头终于亲到的陈清的嘴唇,很快将陈清的舌头吸进了我的口里。

    陈清好像也被我的舌头刺激的有些动情了,很快两个舌头就如两条蛇般,不停的在对方的嘴巴里搅拌著,同时也不停的相互吸著、咽著对方的口水。

    我的手不安非地乱摸著,随着陈清的衣领摸进了她的胸,尽管陈清带戴着胸罩,但不妨碍我用手抚摸她的乳房,我用力地捏着她个乳头,柔软的乳房上硬硬的乳头,真的好玩。

    陈清的手也不闲著,她已经伸进了我的内裤,将我涨得发硬的鸡巴掏了出来,揉搓着我的两个蛋。

    我的手笨着地终于解开了陈清的胸罩,并将陈清的睡裙从她的屁股下面拉出起来,很快,陈清身上就剩下一个已经解开了的胸罩和半透明的内裤了,再次出手,陈清的胸罩已经飞到了一边,内裤也被我撕扯了下来。

    而我的内裤也早已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了。

   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我们已经换成了69式。

    我的舌头开始亲起了陈清的乳房,慢慢地亲向了她的阴蒂。

    而陈清则扭动着身体,将我的鸡巴含进了口里,毕竟是少女,口交技术非常的厉害,双唇半松半紧地闭着,一只手握着我的鸡巴根,前后摇动着头,我的鸡巴在她的小嘴里就像插进她的肉穴一样进进出处,我能明显的感觉到几次龟头都直接顶进陈清的咽喉。

    一会儿陈清又用舌头在我的鸡巴上仔细地舔了一次,然后重新卖力地用嘴套弄起鸡巴来。

    而且有意无意地用牙齿在我的龟头上轻轻的刮过,让我全身打了一个寒战。

    陈清含了一会儿我的鸡巴后,舌头又将我的屁股分开了,嘴巴在我的腹股沟里面亲吻起来,舌头从后向前沿着股沟舔动,在我的肛门眼的地方停留很长时间,不停地用舌头顶着我的肛门眼。

    我还是第一次有过样的享受,以前在大学和女友做爱时也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,这种意想不到的刺激让我感受到比鸡巴上更刺激的快感,鸡巴竟然不停地乱抖著。

    我的舌头也学着陈清的样子在她的肛门眼流动,而手指撚捏着她的阴蒂,两个手指头已经插进了陈清的肉穴里,才来回抽插了几次就感觉里边充满了淫水,随着手指的插入,陈清的肉穴里就不停地发出“唧唧唧唧”的声音。

    过了一会儿,我们换成了正位,我趴在陈清的身上,开始了进攻,陈清用她潮热的阴道紧贴住我坚挺的鸡巴,微微地张开她了那浑圆修长的美腿,我插起鸡巴,猛地一下,直插进陈清的肉穴当中,全根没入。

    如此紧密的接触,陈清与我同时亢奋起来,很快我的鸡巴就顶到了陈清的子宫口,缓慢地抽出,再疯狂地插入,鸡巴一下又一下地冲击著陈清有肉穴。

    “噢……噢……啊……对……对……用力……用力……你比我老公厉害多了,快用力,…顶住……用力……啊……唔……好样……啊……好大的鸡巴,比我老公厉害多了……快用力…………好胀……唔…………爽死了……唔……快,快……操我……唔……嗯嗯……哎哟……啊……用力……干……干我……快干我…干。”

    我用尽全身力气狠命的干着陈的肉穴,她的阴道突然开始快速地收缩,紧紧地吸住了我的鸡巴,子宫腔也紧紧地吸住了我的大龟头。

    再猛烈地冲击了几十下之后,我突然感到从肛门眼到鸡巴,全身的肌肉猛烈地收缩了几下,控制不住的将精液射入了陈清的体内。

    陈清的体内灌满了我的精液,不住地大声呻吟著,身体也在不停地抽搐著,闭着眼还陶醉在性爱的快感之中,而阴道则紧紧的夹着我的鸡巴不停的收缩。

    激情过后,陈清突然哭了:“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,怎么会这样呢,怎么会这样呢,我怎么向我老公交待呀。”

    这时的我也完全清醒过来了,这才想到,陈清是王厂长的情人,在王厂长战斗过的地方再次战斗,万一她给王厂长说了,我不完蛋了,想到这里我的头就大了起来。

    可这会儿不管怎么说都得说些好话的,我忙真诚地说:“陈清姐,今天我真的是喝多了,再说,姐姐今天真的也非常的漂亮,刺激的我起了色心,请姐姐原谅了。”

    好话说了一大堆,突然陈清破涕为笑了。

    “姐姐不怪你的,其实姐姐也挺喜欢你的,如果姐姐能找你这样一个又有文化,长得又帅气的男人该多好呀,特别是今天你也让姐姐体验到了什么叫高潮,姐姐怎么能怪你呢。”

    有了厂长的话,我们决定在广西多玩几天了,于是报了个旅游团,开始了桂林阳朔之旅。

    我们参加的这个团以夫妻居多,到了酒店,导游看我了们一眼就说:“你们夫妻住508房间。”

    我还想说什么,这时陈清忙说:“还不快走呀。”

    难道今天晚上真的要和美女住一个房间了吗?吃完晚饭,我们直接就进了房间。

    陈清对我说:“不你转过身去,我要脱衣冲澡了。”

    我一听忙说:“别呀,我帮姐姐解开。”说著也不管她愿不愿意,就开始解陈清的上衣纽扣了,很快她的上衣就脱了下来,露出了她那雪白的肩膀。

    一只粉红的胸罩下,陈清的丰玉乳高耸著起伏不定。

    我的手轻抚在那雪白身躯,慢慢地手滑向她的背部,两手轻轻一用手,陈清的胸罩已经被我解开了,一对丰满乳房像两只可爱的小白兔一样。

    我轻轻抚摸著陈清的乳房,用手揉捏着着她的乳头,并开始熟练地舔吮咬吸起来。

    很快陈清已经发出一阵阵轻微的呻吟声。

    我的手慢慢伸向陈清的裙子,用手轻轻一拉拉链,陈清的裙子马上便滑落到了地上,我的手慢慢地抚摸到了陈清修长的玉腿上,并渐渐地向那的内裤里移去,慢慢地摸索挑逗著,手指逐渐伸进了陈清那滑嫩的仙人洞。

    “别闹了,我要冲澡了。”陈清再次笑着说道。

    我放了陈清,看着她脱下了内裤,走进了浴室。

    浴室里传来了哗哗的水声。

    我也开始脱光了衣服,挺著那早起高高举起的鸡巴走进了浴室。

    “干什么呀,我先冲完了你再冲嘛!”陈清喊道。

    “我才不呢,我就是要和你一起冲。”说著冲了上去,抢过了淋浴器,向自己身上开始淋水。

    等陈清洗完了,准备去时,我马上冲了上去,一把抱住了陈清。

    “陪我一起洗嘛。”然后用嘴巴紧紧地贴上了陈清的嘴巴。

    手指也伸向了陈清那神秘地,用手轻轻地扣著陈清那粉红色的肉缝,慢慢地那肉缝开张了,我的手指翻开陈清的小阴唇,开始了爱抚,一根手指已慢慢滑进了陈清的肉洞,慢慢地两要手指插入了她的肉洞之中,开始了抽插。

    陈清的下面已经湿成一片了,淫水不停地向外流出,而此时我的舌头也没闲著,和陈清的舌头搅在了一起。

    “啊……我受不了了……”陈清低低地呻吟著。

    我看时机已经成熟,将陈清一下子按倒在浴室的梳装台上,坚硬的鸡巴从后边一下子插进了陈清的肉穴之中。

    “啊”陈清呻吟了一声。

    很快我就感受到陈清阴道内温暖和压力了,我开始九浅一深地插入,卖力抽插著,随着我的动作越来越猛烈,陈清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,我相信,隔壁住的夫妻一定能听到我们的声音。

    “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唔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唔……唔……嗯……唔……哦……”

    一阵疯狂地抽插之后,我感觉我的鸡巴马上就要受不了了,不能这样,千万不能这样,才做了几分钟,我忙放慢了速度,大口地出着气,调整著自己的节奏,终于慢了下了,感觉鸡巴也不再是那么胀了。

    陈清这时也被我干得有点儿受不了,我抱起了陈清,把她放到了床上,再次将吐著晶亮液体的龟头对准陈清的肉洞,“滋……”的一声,粗大的鸡巴撑开了陈清的的两片阴唇,整根插入她温湿紧密的阴道里。

    “呀……”陈清双腿的肉一紧,身体剧烈地颤抖了几下,口中则发出一声悠长的淫叫。

    我的鸡巴再次感受到了温暖的海洋!真没有想到陈清的阴道还是这么的紧,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老公的鸡巴太小了,还是没有生过孩子的原故,再次大力的抽插,“扑哧、扑哧”鸡巴插入肉洞发出的声音,再加上两个蛋蛋撞击陈清的阴唇的声音,太刺激了,这样的活塞运动太爽了,再次加快抽插节奏,终于在一百多下之后,我感觉陈清的阴道在一阵阵的收缩,于是我也再不把精门关了,任那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射进陈清体内。

    就这样,在广西旅游的日子里,我们聊了游山玩水,就是在酒店里疯狂地做爱,好在那些天是陈清的安全期,不然真还会弄出人命来了。

    回到工厂后,王厂长非常的高兴,虽然我们这次签的合同不是太多,但如果能打开那个市场的话,也是相当不错的。

    而且我还带回了其他一些重要的资料,那就是阿俊他们化工公司所需原料的清单以及价格还有一些样品,仔细看看,许多化工原料我们工厂都能生产的,而且我们生产的话,价格会比其他的企业低一些,如果真能弄成的话,我们工厂每年在阿俊的公司就能拿到近四五百元的订单,对这一个小企业来讲,是一个不小的订单。

    当然,回到工厂后,我也不敢再在厂长战斗过的地方战斗了,主动让出那个曾经被我占领过的地方,陈清也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,一如既往地和我保持着正常的同事关系。

    八月,到处热得要命,只有办公室还能凉快一些,陈清和王厂长外出办事去了,办公室就我一个人,正在办公室坐着看报纸,突然,传来一阵敲门声音,开门一看,门外竟然站了一个天仙般的美女。

    只见她穿了一条泛白的牛仔短裤,两条白皙丰润的大腿完全地裸露在空气当中,上身穿着一件大开领的蓝色的T恤衫,鼓鼓的胸部把那个T恤衫撑得胀胀,露出了一抹乳沟,慢慢地一走动,胸前的那对肉团竟然也跟着上下摇摆,在蓝色的衣服映衬下,十分的显眼。太性感。

    我忙问:“你找谁。”没有等我讲完话,她竟然开口说话了:“你是李哥吧,我是陈清的妹妹陈洁,早就听我姐提到过你了。”

    哦,原来是陈清的妹妹呀,难怪长得和陈清一样,太漂亮了。

    听说她今天参加高考,考得不怎么理想,连个大专都没有考上,准备参加复读。

    不知道她来这儿有什么事。

    “我姐说让你帮我补课。”陈洁真是快人快语。

    “嗯,有这码事,可我还没有什么思想准备。”

    “我姐说你是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了,找你补课,肯定能考上大学。”

    我呵呵一笑。

    “李老师,什么时候开始呀。”

    这个小妮子真是逗。

    我忙说:“那好吧,从今天晚上开始吧。”

    小妮子趴在陈清的办公桌上胡乱地看着报纸,我擡头一看,妈呀,通过衣领,可以看到陈洁那丰满的胸脯,甚至白色的乳罩也是非常的清楚,这小妮子也太诱惑人了吧,穿成这样补课的话,我恐怕只会看她的胸脯了。

    好不容易等到陈清回来了,陈清向我再次提到了给陈洁补课的事情,最后说定是每天晚上6点钟开始,我直接下班后到她家去吃饭,然后就给陈洁补课了。

    第一次进陈清家,真有一种家的感觉,不像我住的宿舍,又乱又脏。

    陈清已经早早地回家给我做饭了,陈洁看到我进来,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这小妮子已经换成了一身家居白色的吊带裙,看起来更像一个高中生一些。

    吃完晚饭,我便到陈洁的房间开始给她辅导功课了,没有想到的是,这个小妮子的基础是这样的差,也不知道她在学校都干什么的,基本上是一问三不知,我只能从头开始,先辅导数学。

    辅导了一会,我突然发现,陈洁的吊带裙领口开得很低,那丰满的胸脯竟然就在我的眼前,这太妈的也太诱惑了,不觉多看了几眼。

    这时陈洁竟然噗嗤一下笑了:“你没有见过吗?”

    陈洁这么一说,我马上脸红了,这小妮子竟然发现了我的动作,太丢人了。

    没有想到的是,陈洁接着说了一句:“如果你真能让我补课考上大学,我让看个够。”

    接下来的补课我再也不敢乱看了,可这小妮也穿得太诱惑了。

    才补了几天课,突然陈清接到了个从西藏打来的电话,说她老公在外出给藏民看病时因为路不好,出了车祸,现在生命垂危,让她赶快去。

    王厂长得知后,马上派了厂里一个和陈清平时关系不错的女工,和市里卫生局的同志坐飞机直飞拉萨。

    陈清临走时不忘交待我一定要给陈洁补好课,管好她。

    陈清走之后,我还是照样每天下班后给陈洁去补课。

    没有了陈清在家,陈洁在我面前开玩笑竟然更加肆无忌惮了,甚至有时竟然用胸来蹭我的背。

    害得我经常不得不调整坐姿,不然裤裆里那个家伙就原形毕露了。

    这天补了一个多小时的课之后,我们开始休息,无意间我翻开了陈清的结婚照片,就对陈洁说:“你看你姐和你姐夫,多么幸福的一对呀,可惜你姐夫却去了西藏。”这时陈洁突然一声叹息。

    我不觉问了一下:“怎么他们不幸福吗?”

    陈洁这时小声对我说:“我给你说了,你可别对别人讲。其实他们之间并不幸福。原来她们姐们俩都从农村来,陈清进化工厂之后,被那个王厂长通过一些小手段给弄到了床上,为了保持关系,王厂长把她给介绍给了王厂长一个远方的亲戚就是陈清现在的老公,陈清的老公因为有事求于王厂长就只好答应了这门婚事。他们夫妻之间很少做那事的,就是做都是几分钟。”

    没有想到这个小妮子竟然知道这些东西,而且对夫妻间的事情竟然都懂,是不是和别人做过呢。

    于是我故意说:“你这么小个孩子,懂什么呀,连夫妻间的事情都知道呀。”

    “别以为我是小孩子,我男朋友早都和我。”说到这儿,陈洁好像发现说错了什么,马上停止了。

    我一听,哈哈,果真这个小妮子不简单,从衣着打扮就知道肯定很骚了,没有想到真的很骚。

    我是不是有机可乘呢。

    我忙说:“你和你男朋友早都什么了,说呀?”

    “你好坏呀。”陈洁笑着说,并挥着粉拳打来。

    这时我故意说:“你们这个年龄很正常呀,我上初中时都和女孩子接过吻了,你们现在都接吻呀,那有什么呀。”

    “不是接吻了,是……”陈洁想说,又没有敢说。

    我这下忙说:“哈哈,是不是拥抱过呢?”

    我又故意说:“我上高中时都摸过我女朋友的那个了,你们才拥抱过,那有什么呀。”

    “才不是呢,是……”陈洁又不说了。

    我知道,我只有不停地引诱她,她才肯说出来,而她一旦自己说出来,我就有机会了。

    我又说:“我在大学时都和我女友上过床了,你肯定不会超过我们吧。”

    “那也说不定吧。”陈洁急忙说。

    我一听,马上说:“你们高中时都上过床了吗,哈哈,我马上告诉你姐去。”

    陈洁一听忙说:“千万不能告诉我姐的,不然她会打死我的。”

    然后又忙说:“不说这个了,你不要告诉我姐,我让你看看我姐的拍得艺术照光盘怎么样,都是我给我姐照的,后来我自己刻录到光盘上的,都没有敢拿到照相馆冲的。”

    一听这话,我马上说:“好。”

    陈洁跑到了陈清的卧室里,找了好一会儿,才终于找到了一张什么名字都没有的光盘,肯定是这盘了,我姐一般都把她藏到很隐秘的地方。

    打开了碟机,却突然传来了一阵阵女人的叫床声,电视里,一个男人在从后边操一个女人,怎么会是这呢,陈洁忙关了碟机,又进去找,可找了好长时间却没有找到。

    我一看忙说:“算了,找不到就不找了。不如就看一下刚才那张盘片吧,我怎么感觉那个女人有点儿眼熟呢。看看是谁。”说着我直接就打开了碟机,电视画面上又开始上演那场春宫戏了。

    是陈清,终于看清了,那个女人是陈清,但不知那个男人是谁,我刚想问。

    陈洁忙说:“怎么是我姐和我姐夫拍的,我再看,感觉可能是他们自已用摄像机拍的。”

    我忙说:“你姐和你姐夫还真浪漫,竟然拍这个。”

    这时陈洁的脸已经通红了,而且眼睛盯着电视一动不动,我知道她肯定是看入迷了,我忙说:“关了吧。”

    陈洁一听,忙说:“别,我再看一下,你难道不喜欢我姐吗,这么好的机会不看一下,说真的,我以前还很少见我姐和我姐夫做爱呢。”

    什么,难道说她以前还看到过陈清和她老公做爱。

    但我还是继续说:“算了,别看了,你看的受刺激了,找你男朋友了,我的女朋友现在还在很远的地方呢,我怎么解决问题呀!”

    “自己解决呀。”陈洁笑着说。

    我一听,呵呵,有门。

    忙说:“你不怕我把你解决了吗?”

    陈洁一听,又是笑说:“就怕你没有那个胆。”

    听了这话,是个男人都该有行动了。

    我忙一把搂过了陈洁,把她的脸拉了过来,我的嘴巴就贴到了她的嘴巴上。

    陈洁假装地挣扎了几下之后,就主动地放弃了挣扎,然后开始把舌头伸进了我的口里,开始吮吸我的舌头了。

    我奋力地脱掉了自己的衣服,然后又去解陈洁的衣服,没有想到,陈洁竟然主动地将自己的弄得一丝不挂。

    这太刺激了,一边看着陈清夫妻的春宫戏,一边玩弄著陈洁。

    我的手开始慢慢地挑逗起陈洁,这时她已经有些兴奋了,可还是要继续挑逗。

    我的手轻轻地在陈洁的乳房上抚摸,她的乳头早已经变硬了,姑娘的的乳头和少妇的就是不一定,开始不是粉红色的,在我双手的抚摸下,已经慢慢由粉红变成了鲜红色,就像一个饱满的红樱桃,真让人忍受不了下手。

    我腾出一只手来慢慢向陈洁的腹部摸去,慢慢滑到她的肉穴的外面,用手爱抚着她的阴毛,同时用两个指头夹住她的大阴唇,慢慢地摩擦着她的阴唇。

    陈洁的肉穴因为爱抚的原因,已经湿成一片了。

    而这时的陈洁也没有闲著,她的一只手从我的大腿外侧伸过来抓住了鸡巴开始套弄。

    我的左手在陈洁的两个乳房上轮流揉着,一会儿又捏住她乳房顶端的乳头,悄悄用力捏了几下,克的挑逗下,陈洁更加兴奋了,不停地摆动着屁股。

    我的右手指分开了陈洁的阴唇,中指插进了陈洁肉穴。

    随着我中指在在她肉穴里刺激,陈洁的性欲不断地上涨,肉穴开始发热,淫水已开始向外流出。

    而我的鸡巴在陈洁的的套弄下非常的胀,恨不得马上插入陈洁的肉穴。

    我将陈洁抱到了陈清的床上,心想虽然没有在陈清的床上干过她,但这次终于在可以陈清的床上将她的妹妹就正法了。

    我分开了陈洁的双腿,跪在她两条大腿中间,一只手握住那根已经肿胀的鸡巴,将龟头对准陈洁的肉穴,来回地磨擦著,然后猛地一下,将鸡巴插入到陈洁的肉穴中。

    虽然没有处女膜的阻隔,但还是很不顺利地整根插入进去了,陈洁的肉穴真太紧了,说明她做爱次数还是有限。

    马上我感觉陈洁的肉穴壁紧紧地包裹着我的鸡巴,我的鸡巴在陈洁的肉穴里来回地轻轻抽动几下,陈洁竟然已经发出来了呻吟声,真是小姑娘,不像陈清需要抽插好多下才能有呻吟声。

    我开始在陈洁的肉穴里用力地抽插起来,每次我轻轻地抽出大半个鸡巴,然后猛地将整个鸡巴插入到陈洁的肉穴中。

    这样有节奏地抽插著鸡巴。

    陈洁的阴道里已经分泌出大量的淫水,随着我鸡巴的抽插,开始吱吱水响。

    我一边抽插著,一边问:“我的鸡巴怎么样,比你男朋友的强吧。”

    感到无比舒适的陈洁,已经开始发浪了。

    随着鸡巴的每次插入,陈洁都配合地将屁股往前顶着,迎着我的鸡巴,口里也不时唔唔呀呀继而哟哟喘叫,连连的叫道:“爽啊……好爽……你比我朋友的鸡巴大多了……搞得我好舒服……”

    “小洁,你的逼好紧呐!比你姐的紧多了,噢!……噢噢噢!鸡巴好舒服啊!”说完这句后,我突然有些后悔,怎么把这话都说出来。

    没有想到,陈洁已经被我干可能太爽了,竟然说:“哎哟!你好好干呀,我姐也需要人干呀,我们俩个一起让你干,快,快,我爽死了。”

    我知道陈洁的高潮已经来临了,我也实现憋不住了,猛地抽出了鸡巴,对着陈洁洁白的身体,不顾一切地射出了全部的精液,我知道我不能射在陈洁的身体里边,万一弄怀孕了,那可不是好玩的。

    陈洁这时已经手足乱颤,两眼紧闭,嘴里胡乱地不知说些什么,我知道,陈洁正在全心全意地享受性爱的高潮了。

    我疲惫不堪地躺在床上,抱着陈洁睡了过去。

    上一篇:和萤萤真实的一次    下一篇:母亲的裤袜
    
    广告合作:wen42354@gmail.com
    天天干_夜夜啪_天天操_天天啪_天天射_天天日_天天撸-在线视频
    本站成人内容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设立于美国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如果侵犯当地法令请自行离开!
    统计代码